图片 1

图片 2

第73集团军某旅新兵卢丙艺下连后成为一名火炮瞄准手。前不久的一个星期五,在旅里组织新老兵合练实弹射击前,他跟着来班长到了车库,对炮车进行维护保养。

智能仓储管理中使用的搬运机器人

2019年5月23日,美海军最后一架部署在埃格林空军基地的F-35C战斗机滑出机库,准备飞往加州勒莫尔海军航空站。

想到马上可以打实弹,卢丙艺干得很起劲。维护保养间隙,他忍不住问来班长:“咱们火炮不是讲究‘隔山打牛’么,怎么听说下一步要进行直瞄射击?”

上月底,2019全球智慧物流峰会在浙江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举行。快递飞艇、无人直升机、人工智能空间、5G自动驾驶等物流科技集体亮相,惊艳外界,展现出智慧物流发展的蓬勃生机。自诞生之日起,智慧物流便一直处在发展的快车道,各类高新技术密集运用,不断刷新着人们对于现代物流的认知。近年来,智慧物流概念被引入军事领域后,推动了军事物流的快速发展,在未来战场上,或将掀起一场战争物资保障的“效率革命”。

5月23日,美海军学会网站报道称,美海军于5月23日解散了驻扎在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F-35C战斗机舰队补充中队——“死神”战斗攻击中队,将所有第五代战斗机资源都整合进加利福尼亚州勒莫尔海军航空站,此举提高了维护效率,使美海军能够集中精力部署首个F-35C作战中队——“阿尔戈英雄”战斗攻击中队,并完成F-35C中队与航母舰载机联队的集成。

“你觉得呢?”正在检查瞄准镜的来班长反问他。

何为智慧物流

2012年春季,“死神”中队组建,是美海军首个F-35C中队,和美国空军的F-35A团队一起驻扎在埃格林空军基地。美海军2018年决定解散“死神”中队,人员和飞机分配至“暴袭者”战斗攻击中队。2018年秋季和冬季,两个中队多次以集成FRS团队一起工作,“死神”中队指挥官阿丹·柯瓦卢比亚斯中校也将于2019年6月担任整合后的“暴袭者”中队的指挥官。柯瓦卢比亚斯表示前期的合作将使两个中队“无缝集成、保留更多的F-35C经验”。

“难道咱们也可以像坦克一样去冲锋?”卢丙艺回答。

现代物流最早起源于军事领域。二战时,美军运用运筹学等管理方法,将军用物资的生产、筹措、储存、运输、分发等进行整体统筹管理,解决了战场物资供应中诸多棘手问题。战后,相关理论和技术在商业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对现代物流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通常认为,现代物流是按照“粗放型物流-系统化物流-电子化物流-智能物流-智慧物流”的阶段发展。

“死神”中队在2019年3月和4月训练了最后一名飞行员,并一直在缓慢地向勒莫尔航空站移交飞机和设备。5月23日,该中队最后两架F-35C飞离埃格林空军基地、前往勒莫尔海军航空站。

“说中了一半。”来班长望着卢丙艺说,“去冲锋,咱们炮车这‘护甲’可撑不住。”

与前几个阶段相比,智慧物流是以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为支撑,运用感知、学习、推理和判断等思维能力模仿人的智能,使物流系统具备自行解决物流中某些问题能力的新型物流形态。2009年我国物流行业提出这一新概念后,得到广泛关注。近些年,随着智能传送分拨系统、无人驾驶车辆、配送机器人、无人机、无人仓、物流机器人、智慧供应链等诸多物流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具备自动化、可控化、智能化、网络化的智慧物流已经成为行业发展趋势。

在“死神”中队解散仪式之前,勒莫尔海军航空站联合战斗攻击机联队指挥官马克斯·麦考伊上校表示:在埃格林空军基地和空军一起开展F-35C早期工作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因为空军已经掌握了很多维护新型飞机的知识,并与洛马公司的专家建立了合作关系;随着海军集中精力部署首个F-35C作战中队,在勒莫尔进行舰队补充中队的整合成为正确举措,为VFA-147中队做好检查和部署准备提供了“缓冲器”;拥有一个大型舰队补充中队使海军能灵活地开展训练工作,并能在出现计划外需求时经受住考验。

“那干嘛还练直瞄射击?”卢丙艺有点失望,手头的活慢了下来。

能感知、会决策、可执行

麦考伊认为:在第一次部署之前,F-35C与F/A-18E/F“超级大黄蜂”战斗机、EA-18G“咆哮者”电子战飞机以及舰载机联队中的E-2D“先进鹰眼”预警机和MH-60直升机全面集成是“绝对关键”;F-35和F-18两个平台的整合是舰载机联队和航母打击群集成的基础,“共享停机线”对战斗攻击机团队能力成熟和加速形成至关重要;作战概念方面仍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对F-35C能力前景非常乐观。

“听过火炮‘上刺刀’没?”来班长突然问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