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奥巴马将访问越南 北越抗美老兵:希望美军重返金兰湾)

(原标题:刘伯承通报西路军失败 近百名团以上军官大哭)

(原标题:美国把越南当成棋子?而且还是次要战略方向)

从5月21日到2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先后访问越南和日本,并出席在日本举办的七国集团首脑会议。这已经是奥巴马任期内的第十次亚太之行。

图片 1

参考消息网5月23日报道从5月22日开始,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越南首都河内进行为期3天的正式访问。奥巴马也成为继克林顿和小布什之后,越战结束以来第三位访问越南的美国总统。据美联社等媒体报道,美国白宫方面透露,此番奥巴马将与越南领导会谈,讨论加强越美在经济、安全领域等领域合作的方式。尤其,对“美国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问题的探讨,十分引人注目。

访问越南期间,奥巴马将在河内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新任国家主席陈大光、新任政府总理阮春福等越南党政领导人会晤,预计将谈到TPP,解除武器禁运以及南海问题。之后奥巴马将访问胡志明市,同越南工商界和年轻学生见面。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太事务高级主任康达强调,这次访问不仅是对美越恢复邦交20多年来的一个回顾,更会对未来20年美越关系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本文摘自《党史纵横》2009年04期,作者:李意根,原题:刘伯承生死情系红四方面军。

图片 2

图片 3

临危授命,援西军司令员千里营救西路军

资料图:奥巴马抵达越南进行访问。

2015年7月,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首次访美,与奥巴马会谈。

1937年2月27日,刘伯承担任了援西军司令员,而这个“西”,指的就是主要由红四方面军组成的西路军。

其实,从美国全球战略布局来看,南海乃至东亚地区并非是美国的主要战略方向。其主要方向一直在在欧洲和中东地区。冷战中,美国和苏联在欧洲的明争暗斗,激烈程度超过了其他任何地区。可以说,除了兵戎相见,其他什么都较量过。中东地区则一直与美国维系全球金融霸权体系有着密切关系,还关系到全球能源线路的通畅。因此,美国对中东地区则从来没有放松,一直“坚定地”支持以色列,就是表现之一。

外界有评论认为,这是奥巴马弥补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薄弱环节,借此机会拉拢越南。不过有越南前外交官表示,在南海问题上,越南新领导层立场不会改变,通过外交渠道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

早在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中革军委先后命令红四方面军的第三十军、九军、五军渡过了黄河,巩固和扩大以陕甘宁苏区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并打通从蒙古到前苏联的交通线,以便获得国际援助,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6年11月11日,中共中央和军委致电红四方面军领导人,令河西部队称“西路军”,领导机关称“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以陈昌浩为主席,徐向前为副主席。西路军在西北军阀马步芳、马步青骑兵和国民党胡宗南部优势兵力的夹击下,虽经全体指战员浴血奋战,但由于环境恶劣,众寡悬殊,给养困难,特别是1936年12月在甘肃永昌战斗中损失惨重,一大批指战员壮烈牺牲。对此,军委于1937年2月27日发出了《军委主席团关于组织援西军问题给彭德怀、任弼时的指示》,决定立即组成“援西军”,对西路军进行援救。援西军以四军、三十一军、三十二军、二十八军和骑兵团组成,刘伯承为司令员,张浩任政委,左权为参谋长,刘晓为政治部主任。其中,红四军、红三十一军也是红四方面军的队伍。就这样,时任军委委员、总参谋长、红军大学副校长的刘伯承,开始了率领着红四方面军一部营救另一部的行动。刘伯承的命运也与这支部队紧紧联系在一起,再也没有分开过。

图片 4

美国《纽约时报》近日报道称,越南政府可能考虑向美国开放金兰湾,以此作为美国解除武器禁运的回报。

1937年3月5日,刘伯承率援西军从陕西淳化、三原地区出发,日夜兼程向西挺进。3月10日左右,部队经肖金镇、电字镇到达甘肃东部的镇原县。3月中旬,从各军抽调干部组建了司令部和政治部机关。3月13日,刘伯承突然接到了一份党中央的电报。他一看电报内容,不敢耽搁,立即下了两道命令:一是“停止前进”,二是“团以上领导集合”。在一座普通宅院的普通房间里,刘伯承满脸铁青,传达并通报有关情况:“……红四方面军总部率二点一万人,从甘肃靖远县虎豹口西渡黄河,击溃了马步青骑兵第五师马禄旅的河防部队,节节向前推进……西路军将士英勇进击,连克古浪、永昌、山丹、临泽等城镇,到1937年1月,已打到高台县境。但孤军远征,消耗难以补充,又正逢冬季,给养、被装更为困难,一路上损失颇大……西路军将士浴血奋战,给敌以重大杀伤,然而自己也损失隆重。1937年1月底,全军仅剩八九千人,退守到祁连山区掖县倪家营子……部队连续苦战,终因弹尽粮绝,于3月中旬失败。第五军军长董振堂,政委杨克明,第九军军长孙玉清,政委陈海松,方面军供给部部长郑义斋等高级干部均壮烈牺牲……”通报未念完,一颗泪珠滚落在电报上,被称作“军神”的刘伯承闭上仅有的一只眼睛,哽咽着,再也念不下去了。围坐在四周的近百名团以上军官先是目瞪口呆,紧接着放声大哭,悲痛不已。门外站岗的士兵吓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些曾经身经百战的首长们如此激动。

资料图:越战中的美军和直升机。

图片 5

根据党中央关于“援西军全部在镇原、青石嘴线停止待命,加紧训练”的指示,援西军中止西进,驻扎在西峰、镇原、固原地域,负责营救和收容西路军失散人员,开展地方工作。当时他们在面向祁连山的条条道路上开设了三个招待所,数十个收容站,插上了千百个路标,全力呼唤那些衣衫褴褛、九死一生的英雄们。几乎每天,收容站都能接到回来的人。他们有的扮做乞丐、羊倌,有的化装成游医或者算命先生从山路上,荒原上,沙漠上各个方向回来。每个战士都蓬头垢面、形容枯瘦……在那段日子里,刘伯承每天都沉浸在极大的悲伤中。

观点或会提出疑义:冷战时期,美军大规模参战的地区,都在亚太地区(具体说是中国周边的东亚地区),怎么能说东亚地区是美国的“次要战略方向”。其实,“次要”只是相对而非绝对。而且,本文所说的“次要”,指的是美国对不同地区的基本战略定位,而不是具体行动的力度。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配图为2015年9月,越南举行国庆70周年的阅兵游行。

就在接收西路军失散人员的过程中,刘伯承的援西军接到了一个“大人物”
——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1937年3月中旬,根据石窝子会议,徐向前将部队交给李先念率领,自己根据中央的指示到延安汇报情况。一个多月以后的4月29日,徐向前在小屯遇上了带侦察分队执行任务的红四军参谋长耿飚和刘志坚。4月30日,刘伯承派人把徐向前接到援西军总部——镇原。当晚,任弼时、张浩、杨奇清等人闻讯赶来,欢迎徐向前的归来。徐向前向大家介绍了西路军在河西走廊的血战情况,当谈到祁连山分兵,几乎全军覆灭时,眼泪在眼眶里闪动,几乎说不出话来。刘伯承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嘛。你是四方面军的旗帜,你回来了,就等于西路军回来了,休整休整,咱们一块儿再干!”

先说战略定位。前文提到的欧洲和中东,对美国来说是“必须抓紧”的地区,再难也不能走。因此,无论局势多么复杂,情况多么恶化,美国必须要应对,而且必须要有所作为。这就是为什么在欧洲其会借乌克兰问题上挑动俄罗斯最敏感的神经,同时坚持推行北约东扩的原因。而在中东乱局的大背景下,美国还以军事力量保持对该地区的压力,即便其表面上已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抽身而退”。

越南金兰湾——越南战争的幽灵终于在金兰湾战略港口消失了。逾40年前,美国军队离开了这座庞大的基地。它曾经供海军陆战队登陆、B-52装载轰炸的弹药、受伤的美军士兵获得救治。

5月5日,中共中央获悉一个情报:部分西路军战俘将由兰州押往西安。原来,国民党计划于5月下旬把被俘关在兰州的西路军1300多人分编为军官队(130多人)、士兵队(1200多人),由西兰公路解送西安。一直都在设法营救西路军蒙难将士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得此情报,兴奋不已,当晚电示红军总部的彭德怀,并请他们转告援西军总部,火速派出侦察人员,务要将这一千多名革命种子救出。刘伯承得知消息后,立即组织全力营救。

图片 6

现在,一些越南人说,他们希望美国军队回来。

国民党的九十八师派了一个营约500-人的兵力负责解送这批俘虏。押解队伍于5月下旬从兰州出发,9天后到达平凉,在平凉飞机场由九十八师移交给四十三师。移交第二日上午,由平凉解送将至四十里铺时,国民党四十三师的押送人员发现,有一些三三两两骑自行车商人模样的人,出现在西(安)兰(州)公路上。当押解队伍在路边小铺子休息喝茶时,这些人便推着自行车,向他们招揽生意:“喂,老总,买几个锅盔吃吃吧,走路肚子饿得快,很便宜,一角钱十个。”更奇怪的是,他们买锅盔时,俘虏要一个,商人模样的人却给两个,甚至还给三个呢。每当递给锅盔时,总是要使个眼色说:“好好看看这是两个,这是三个。”他们让每个人都买了锅盔,才推着车子走了。果然,被俘的同志偷偷掰开锅盔一看,中间夹着两块钱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四十里铺以东便是游击区”,落款写着“援西军侦察员”。军官队的党组织秘密决定当晚向镇原方面逃跑,并立即通知士兵队,要他们在路上故意拖延,到四十里铺宿营后趁黑夜一同逃走。到达四十里铺时已夕阳西下,各队吵着要吃饭。饭后即停止行进,就地宿营,分住在老百姓家里,各家早有援西军的侦察联络人员,指点逃跑的方向路线。晚上9时许,雷电交加,风雨大作,乘敌人守戒松懈,军官队和士兵队的部分战士在援西军联络人员的带领下,冒着滂沱大雨,连夜渡过泾河,向东北爬上草峰原,翻过潘阳涧,先后到达镇原,全部回到了援西军。

资料图:1975年为接收南越逃亡者,美军将直升机推到海里以腾出甲板。

最近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你希望从奥巴马总统来访中获得什么?”63岁的武文道(Vo
Van
Tao)说。“有些人说希望民主。我说我想美国人回到金兰湾来。很多人同意我的看法。”武文道年轻时曾是北越步兵,参加过抗击美国的战斗。

6月初的一天下午,刘伯承、张浩和政治部主任宋任穷来到招待所看望大家。刘伯承在热烈的掌声中讲话,他说:“同志们,你们辛苦啦。我代表党中央,代表毛主席、朱总司令、周副主席向同志们问好,热烈欢迎同志们归队。西路军的失败,使数以万计的优秀指战员牺牲了,使许多同志被敌人抓去了,他们受尽了人间的苦难与屈辱。可是,我们的同志们就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仍然采取了各种方法,坚持斗争。回来的同志,都冒着生命危险,才逃出敌人的魔掌,是好样的,是我们的好同志,是党的宝贵财富,组织上完全给予信任。”这一番话,说得大家热泪纵横,好象走失的孩子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样。

而在亚太地区,美国的方式则“灵活进退”。冷战时,苏联势力在东亚地区影响力正盛,美军扶持的中国国民政府失败,甚至“被动卷入”(注:此为美方观点,其实是其当时的战略选择不多)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相继退出中国大陆和中南半岛。在越南,1976年越南南北实现统一后,美国推行战略收缩政策。曾经的“亚洲第一军港”——越南的金兰湾,在1979年成为苏联海军的前哨基地。这种“说走就走”的行为,表面上是因为军事斗争失利,根本原因还是美国对该地区本来就有“可以暂时离开”的选项

图片 7

6月14日,刘伯承亲自主持了西路军干部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有军、师、团各级领导干部和红四方面军机关干部。刘伯承仔细倾听大家的发言,并且亲笔作了记录。他特别注意发言中提到的西路军被俘或失散人员的下落,一一写入笔记本内,准备提供给中共中央进行营救。这些线索主要有:马禄手下有四五百人,韩起禄部有300多人,凉州有一批干部被押着修马路,甘州、凉州、兰州一带有不少人散失,还有女同志有300多人到了青海。

当然,“暂时离开”也是相对的。在东亚地区,美国通过一些盟友“间接”实施战略目的。比如,冷战到现在,美国一直支持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当局等,形成“岛链”来遏制中国大陆;借朝鲜半岛危机和核问题,以“国际调停”的角色介入东北亚地区局势;在越南,美国则充分利用了各种矛盾。

63岁的武文道(Vo Van Tao)的Facebook截图,他转发了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

刘伯承率领的援西军,陆陆续续接到归来的西路军将士约有2000多人,他们都得到了援西军政治部的热情接待。这些回来的同志中,除了后来成为开国元帅的徐向前以外,还有李聚奎、秦基伟、徐立清、方强、徐太先、黄子坤、肖永银、陈明义等大批西路军指战员,这些人后来都成了统率一方军队的优秀指挥员。

图片 8

奥巴马定于当地时间23日抵达越南。这是自战争结束以来,美国总统第三次访问该国。预计他将回答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华盛顿是否会解除部分武器禁运,允许越南从美国购买致命武器。越共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解除禁令,而把金兰湾开放给美国人可能是回报的一部分。

从伤痕累累到浴火重生,红四方面军有了一位好师长

资料图:美军航母“林肯”号行驶在南中国海。

对于白宫来说,解除禁运的决定取决于一个争论:是促使越南改善其恶劣的人权状况,还是让越南能更好地保护自己,抵挡中国在南海对其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

刘伯承担任一二九师师长之时,面对的是这样一支疲惫之师:它的最高领导人张国焘因错误受到了全党的批判,西路军的失败又使得它元气大伤。让这支历尽波折、伤痕累累的部队重新站起来,是党中央交给刘伯承的任务,也是刘伯承的使命。

越南因经济等原因,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试图同美国修复关系。美国则借此逐步因势利导。1995年,美国克林顿政府与越南正式建交,但直到2000年11月,克林顿才成为越战后首位访越的美国总统,美越两国军事合作正式拉开帷幕。期间的5年时间,美国充分运作,表面上“增进美越互信”,实质上则不断“放出诱饵”,将越南逐步拉入美国自己的“战略步调”。

多年来,华盛顿把禁令的解除和越南人权状况的改善挂钩,敦促越南提供更多的言论自由,释放政治犯。但知情的美国官员透露,随着与中国在南海的冲突升级,奥巴马政府的态度开始倾向于解禁。

为了使红四方面军将士早日从低落的士气中走出来,时任援西军司令员的刘伯承首先领导开展了清算张国焘路线的斗争。在斗争中,开始时红四方面军有些干部战士因不了解真相,思想转不过弯来。刘伯承坚持以教育为主,不开批斗会,不采取简单的处分办法,而是大会小会作报告,与干部个别谈话,反复宣传1937年3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把张国焘的错误与四方面军广大干部区别开来。对于西路军回归的人员,他指示宋任穷主持援西军审查委员会,逐个审查甄别,作出结论。除个别人之外,都很快恢复了党的生活,重新分配了工作。

进入21世纪后,特别是奥巴马上台后,一改此前美政府的做法,高调宣布“重返东南亚”,继而拓展为“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美国和越南在政治、军事层面的互动也越来越多。比如,2010年美第7舰队访越并开展“非作战性”联合演习,目前已成常态化。2015年7月,越南领导人阮富仲首次以越共总书记的身份对美国进行“历史性”访问。而今年5月奥巴马访越,可以说是与阮富仲访美的外交互动。美国的这些动作,不可谓不细致,也不可谓不周密。如此看,美国经营所谓的“次要战略方向”,依然“兢兢业业”,这本质上是因为其掌握全球战略主动权,能在“合适的限度内”予取予求。(作者/王绥翊)